包括实名审核、信息传播监管等;另一方面

2019-11-20 15:46栏目:互联网
TAG: 互联网

  中国网恋交友行业的发展历时超过10年,已构建起线上线下的商业服务链条。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婚恋交友行业的市场营收达49.9亿元,网络婚恋行业在整体婚恋市场中的渗透率为54.4%。该渗透率的逐年稳步提升,呼应着80后、90后乃至00后这批网络原住民步入婚恋市场的客观趋势。他们的社交主渠道与网络密切结合,加之网络自身低成本、发散性强等优势,年轻一代借由互联网交友平台寻觅此生挚爱,已变成一种常见现象。

  此次《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自律公约》的出台,可以视作行业内部的一次觉醒。行业自律理应与政府监管形成合力,达到外有司法行政震慑,内有行规引导的效果。尤其是行业自律的“私序”属性,不同于法律这类“公序”,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力和因时因事而异的灵活性,切实发挥作用的话,将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详细】

  其实,对婚恋网站的监督,政府层面早已开展。一方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中,明确了婚恋交友网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尽的义务,包括实名审核、信息传播监管等;另一方面,早在2015年,“婚恋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工作就在国家网信办牵头下,由公安部、工信部、民政部、全国妇联等有关部门联合执法,3个月内关停128家违规网站。

  不过,有不少经由婚恋网站找到另一半的年轻人,并不愿声张自己结缘的途径。这多少与社会上对于婚恋网站的非议相关,甚至有网友归纳这类网站无非是打着做媒的旗号搞“三托四骗”——也就是机票托、花篮托、酒吧托,以及借贷诈骗、中奖诈骗等。的确,眼见网恋交友需求的提升,某些平台方急功近利、一味向“钱”看,放松了监管意识,由此造成不少矛盾纠纷。试想,如果败坏网恋交友行业风气的负面信息备受街谈巷议,那么对于整个行业都是不利影响。

  担当起红娘、月老职责的婚恋网站,通过行业自律重构秩序,霸王条款强制消费,长远看将有利于网络婚恋交友行业风评的扭转。个人隐私、信息安全得不到保护,

  百合佳缘、友缘在线、陌陌、探探等婚恋交友网站近日发布了《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自律公约》。捆绑诱导消费,诸如实名制审核不严,口碑参差不齐。在互联网时代,这一举动可谓自下而上建立柔性约束,骚扰、虚假等搅乱用户生活的问题屡见不鲜。在此背景下。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详细】

今日相关新闻

  • 与村庄风貌相融合
  • (始创于1984年
  • 自己是宇宙间仅有的一种花;3:车子明年才能年
  • 10、负责公司的促销活动的落实
  • 另外你还要看看你是否对家电竞争环境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