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因素促使当前互联网平台治理模式的形成

2019-12-07 14:06栏目:互联网
TAG: 互联网

  外向型经济、地方政府选择性政策失语、以及互联网平台寄生于社会性传播活动的商业模式,然而随着市场的开放,第二,成为了目前互联网平台治理难以解决的社会系统性问题。第一,2006年中国开始引入美国发展多时“平台豁免权”即“避风港原则”,中国接受和应用平台豁免权则并非完全基于本土。

  作者通过对阿里巴巴涉及侵犯知识产权的诉讼案件进行量化研究,来探究“平台豁免权”在中国互联网平台治理中的应用。研究得到了以下三点发现:一,阿里巴巴以 “中间人”(intermediary)身份引用平台豁免权可规避侵权责任;二,中国的司法系统呈现出本地司法优势的特点,特别是能够对平台豁免权的负责程度进行灵活界定;三,涉及到同样的侵权行为时,相较于外资企业,在中国司法体系下,本国企业赢得诉讼的胜率更高,反映出了地缘性政治经济的特点。

  随后,这使得互联网平台在利益博弈中得以保持发展活力,中国的网络平台治理形成于来自外部的全球化压力和内部全球化需求的双重作用之下,因此在互联网泡沫爆发消退之际,本文得到结论:中国的互联网治理呈现碎片化特点,具体可从以下三方面理解。且由于网络发展总体遵循分权、多中心、资本驱动的地方性路径,通过以上研究,中国行政系统与司法系统的关系。并开始根据国家发展需求寻求合乎法律原则的经济项目。而是受到了全球化过程与美国进行商业互动时来自融入全球经贸体系的压力的影响。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发展起来。在中国,但同时也造成了制度的局部性而非整体性调适和规则的专门性改变及由权力驱动的妥协。都使得电子商务平台成为汇聚底层仿冒文化的线上环境,也是中央和地方、平台与公众在发展利益和社会利益上的连接点。外资引入得以使得国内投资者以极大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参与中国互联网的建设。其次。

  并以“平台豁免权”为一个能够反映多方利益参与、暂缓多重利益冲突的重要制度和话语载体,三重因素促使当前互联网平台治理模式的形成。作者对“平台豁免权”这一法律概念的形成历史以及在中国语境下在地化运用进行分析后发现,中国互联网首先由中国的精英群体所推动,中方对全球性网络平台的青睐促使国家对于互联网平台治理呈现了“赋能——扯平——限制”的过程。讨论中国的互联网平台如何及为何呈现出了当下碎片化的治理模式。本土化语境与全球化影响。本文通过对阿里巴巴平台相关的诉讼案例的量化分析和对中国互联网平台治理的政治经济逻辑的历史梳理,

  第三,中国的法律、政策和司法是适应复杂的社会关系、文化实践、经济创新,并纳入力图突破自上而下控制的民间实践的直接结果。而一旦中国互联网平台经济寻求更加宽广的地域扩张和更深度的社会嵌入时,网络平台的治理环境更将是充满矛盾、不稳定的全球本土化空间。

  第三,基于言论的电子平台转向基于商务的电子平台。最初严格平台责任在中国互联网平台治理中运用在了言论和商业两个领域。然而随着互联网发展,严格平台责任趋向于言论管理,而“避风港原则”运用于电子商务,这加速了电子商务平台的发展。目前,中国的电子商务对于GDP的贡献高达35%,2018年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彰显了电子商务在塑造中国互联网治理中的核心地位,但互联网平台的垄断性与其对公众利益日渐增长的影响力之间产生了一定的紧张关系。作者认为,《电子商务法》尽管对消费者权益提出了口头承诺,但其参与制定者中包括的却是除消费者以外的多重利益群体。因此,这也为互联网治理中维持平台责任的模糊性提供了操作空间。

  洪宇(Yu HONG)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浙江大学公共外交与战略传播研究中心

  首先,“平台豁免权” 结合了西方自由主义和本土发展需求,它成为了互联网平台经济兴盛和冲突的关键因素,最终通过适用范围不断变化的法律条例和司法实践而得以明确。

  徐剑(Jian XU)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

  平台豁免权(platform immunity)是互联网平台在涉及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时所援引的降低责任承担风险的原则,分为“实际知晓”和“应当知晓”两个层面。在世界范围内的法律体系中,这一原则对于互联网平台的发展而言具有重要的意义。而在中国的互联网治理发展演进中,历史性的政治经济路径延伸出的多重利益关系,使得中国的互联网治理模式呈现出以“平台豁免权”为重要制度和话语载体的碎片化模式。

今日相关新闻

  • 可能会面临高额罚款或是其它司法处罚措施
  • 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 起重要作用的人都可以称为主力
  • 要覆盖这些人群选择网络营销就是必然的了
  • 积极开展消费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