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这个时候这个国家所想要的又不是贸易保护

2020-01-28 19:08栏目:科技
TAG:

  诺贝尓经济学奖获得者让·梯若尔在接受采访中表示,尽管大型科技公司有着数据壁垒,不过随着规模增大也可能会出现边际效应递减的情况,但仍需要确保小公司能进入并参与竞争。

  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Tirole)

  近日,在钛媒体和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联合主办的2019T-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Tirole)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的专访。

  让梯若尔曾被称为市场监管的工程师,2014年授予他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诺奖委员会认为,让梯若尔的理论为垄断管制研究注入了新的生命力,是驯服垄断寡头公司的利器。

  在科技迅猛发展的浪潮中,如何看待监管和公司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贸易摩擦对商业环境的伤害?对于已经形成的垄断领域,是否该对输家进行保护?让梯若尔在接受采访中表示,尽管大型科技公司有着数据壁垒,不过随着规模增大也可能会出现边际效应递减的情况,但仍需要确保小公司能进入并参与竞争。

  让梯若尔:我首先想讲一下国际贸易,它的主要目的就是每个国家有各自强项的生产领域或者是出口领域,然后我们进行交换,形成了这样一种行为。

  我们知道中国现在已经在变成一个非常大的技术强国,这是一个前提。而贸易摩擦会形成的原因在于国际贸易中存在一个竞争,大家会去寻求一个垄断地位。

  第一,在国际贸易里面,它肯定有一个赢家和一个输家。我们应该提醒的一点是,我们要去保护这个输家。

  第二,我们要注意的一个点是政治经济学。如果说这个国家,只是产业上形成与另外一个国家的竞争行为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这个国家需要的是贸易保护,它才可以推动产业的发展。但是如果这个产业主要是想出口,那么这个时候这个国家所想要的又不是贸易保护了,它想的是全球自由贸易,它才可以获得利润,所以在考虑国际贸易冲突的时候,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点。

  第三,像现在贸易冲突不只是在中美之间发生,它还可能在美国和欧盟之间发生。但是如果我们各行其是,那么很可能造成无论是欧盟、中国还是美国,我们都会去在这样一场冲突中失利。我们现在不断感受到,我们需要去合作,才可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贸易争端问题。如果我们各行其是,无论是美国、英国还是意大利、中国、法国,所有的国家他们都遵循自己的利益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没有办法解决任何问题的。

  让梯若尔:现在美国甚至在欧盟一些大的技术企业的发展遇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很多人建议拆分这些大的科技公司,或者把这些科技公司当做像电力这样的公共事业来管理。相对于拆解这些大型科技公司,阻止他们继续兼并更为容易。举个例子,像Facebook要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这两个通讯软件,通过反垄断法,我要去打破它的垄断是非常容易的,我只要去阻断它的兼并行为发生,就可以去阻断一个垄断成长为更大的垄断的行为。

  NBD:大型科技企业往往拥有较强的数据壁垒,而小企业没有这些数据,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让梯若尔:现在社会上有一轮新的辩论,关于如何让这些小企业也可以进入到一个公平的竞争中来,其实大公司会随着规模的增大,出现效率边际效应递减。

  但我们必须确保小企业是可以进入到这样一个市场,参与竞争。这可以通过多平台连接性来实现。什么叫多平台连接性?举个例子,就像滴滴打车,是在中国非常具有主导性的打车服务平台,但是如果有多平台连接性,就是说这些司机们,可以不只是连接到滴滴打车的平台,还可以连接到其他一些平台上。一些小企业如果做出了这样的平台的话就意味着,多平台连接性它其实也是可以去帮助打破这种比较大的垄断的。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今日相关新闻

  • 达到1190.17亿元人民币
  • 最佳乘车时间不宜超过4小时
  • 你 可以 来CES寻找 巨型电视 或 可视门铃
  • 若阳光照射弱、则地面气温低
  • 需要较高的基本面和技术面分析能力